动物足球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英超频道» 正文

马约,律师女受害者视角还原C罗强奸案:C罗曾承认侵犯 因为他我想去死


编译/陈川

近日,新赛季备受瞩目的C罗再一次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只不过,这一次并非来自其场上耀眼的表现,而是9年前他在拉斯维加斯卷入的一起性侵事件被德国《明镜周刊》连续第二年旧事重提。只不过这一次,《明镜周刊》请来了当事人,一位叫做马约尔加的美国女性,详细地从她的角度阐述了其所遭遇的痛苦和这些年来性侵事件带给她的阴影。

C罗疑似强奸案受害者马约尔加接受明镜周刊专访

以下,是《明镜周刊》的单方面报道所呈现出来的关于本案的一些信息,这当然不代表我们已经知晓了事件的全部经过,但女方视角的阐述也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方向。

女主称C罗“乔丹”,事件发生之前气氛融洽

马约尔加在接受《明镜周刊》专访时,精神状态并不好,她深深地弯曲在椅子里,似乎回忆到了那一天掉入C罗豪华套房的按摩浴缸的场景 “我喝了一点酒,大概两杯香槟吧,不过我保证,我100%是清醒的。”

身为美国人的马约尔加,对于足球世界几乎一无所知,她并不知晓C罗的傲人地位,只是从朋友的介绍中她知道,C罗在足球领域就相当乔丹在NBA的地位一样。她也习惯性地将其称呼为“乔丹(Jordan)”。现在想起那个夜晚,马约尔加仍旧止不住地颤抖:“事情发生以后,我一直给自己洗脑,不,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天啊!我真不敢相信!”

而“乔丹”则一直冲着马约尔加说:“你还好吧!你得冷静一些!”时隔九年,马约尔加想起当时的情景,脸上也不免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笑容,就跟那时一样,她开始笑,然而C罗离开,直至马约尔加的朋友们发现了蜷缩在浴缸中的她,给了她一条毛巾。

在性侵事件发生之前,C罗与马约尔加本应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原本这应该是个浪漫美好的夜晚啊,她曾经和“乔丹”互道晚安,这位运动明星的风趣幽默,也留给她很好的印象……

性侵事件发生后,马约尔加自己开车去了医院,但她却在医院门口徘徊,因为她感受到了无法忍受的痛苦:“我很痛,几乎每一次心跳都会伴随一阵阵的刺痛。”最终,她掉转车头回到家中,想要通过一场熟睡来忘记痛苦,但这根本无法做到。

几个小时之后,她接到了“乔丹”的电话:“我们为什么都上新闻了?!”而与此同时,马约尔加收到了很多短信:“天啊,你在和那个有名的足球运动员约会吗?”直到那个时候,马约尔加才看到了那些她和C罗在VIP区“调情”的照片。

马约尔加当即对这位她还只能称之为“乔丹”的运动明星说:“这不好,这件事真的很不好。”而在当“乔丹”向她表示不解时,马约尔加终于挑明:“我被你强奸了!”而这位“乔丹”在听到马约尔加的反馈后,立刻变得非常紧张,他告诉马约尔加小心说话,并带有一丝威胁地告诉告诉马约尔加,这件事根本无所谓的正义可言,谁对谁错已经很模糊了。

挂掉C罗的电话,马约尔加仍旧止不住地疼痛:“我真的很痛苦,而且我的心绪非常恐慌。”马约尔加随即向儿时的好友告知了她的遭遇,好友建议她以匿名的形式立刻报警。

“这件事,比你们想象的都要大”

马约尔加听从了好友的建议,以匿名的方式报警,但她没有说出C罗的名字:“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是谁,我也不想说出他的名字,我只是想让人带我去医院,我只是想要强奸带给我的痛苦能够缓解。警察来了,好像是5辆警车吧,当时我的心宛若一团乱麻。”

之后,马约尔加和她的父母对警察的供述有所不同,比较统一的是当天晚上有人将她的包括内衣在内的衣物放在了一个袋子中带出了套房。在此之前,察觉到女儿精神状态不对劲的母亲,逼问出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警官告诉马约尔加,无论是谁强奸了她,她都必须要告诉他们这人的信息才行。但马约尔加一直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所以警官转而向马约尔加的父亲说:“你的女儿必须得跟我们说啊,否则我们无法继续了。”

面临父亲催促的情况,马约尔加无助地说:“爸爸,你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事发地点的酒店浴缸

《明镜周刊》得到了马约尔加报案时的电话录音,这发生在2009年6月13日下午2点16分,而本案的案例编号也出现在了之后马约尔加和C罗的庭外和解协议书之中。在卷宗中,可以清晰地看见,本案的投诉代码是“426”,这是性侵犯的代码。马约尔加在录音中一直没有说出C罗的名字,她只是说他是“公众人物”,是一名知名的“运动员”,而在案件记录中,也并没有马约尔加在C罗套房中洗澡的环节。

随后警官应马约尔加要求,去了医院做了针对性侵方面的检查,以获取相应的证据。在6月13日下午4点,警方带马约尔加进行了检查,而在5点15分,马约尔加提供了性侵酒店的大概位置。同时,警方一直试图让马约尔加说出C罗的名字,但这位姑娘却仍旧没有透露:“我很害怕想到更多的细节,只有给我做检查的护士理解我,她说,你现在要关心一下自己的状况,你现在是强奸案的受害者,如果想要起诉他,让自己恢复好了再去做这件事,也是可以的。”

持续了三个月的哭泣

马约尔加在医院持续进行了两个小时的检查和治疗,虽然她仍旧非常焦虑,但总体上还是很配合院方的。同时,马约尔加也接受了药物测试,结果显示为阴性(没有服用药物)。护士所记录的病历显示,马约尔加在强奸之后换了衣服,小解了一次,而后她吃饭、喝酒,而在另一份报告中显示,马约尔加的直肠受到伤害,并且有射精的行为发生。

院方为马约尔加进行了性病检测,并对她的嘴部和直肠进行了擦洗,寻求可能的DNA迹象,她有淤伤和一个环形的肿胀,这些也都被警方一一拍摄下来。在注射了两种抗生素后,马约尔加出院了。

在此之后,据马约尔加本人阐述,她几乎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房间一步:“我感到非常恶心,也感到很困惑,我变得麻木无比,在3个月的时间我都在不停地哭泣。”马约尔加的母亲谢丽尔说:“我想要安慰她,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可是每次走进她的房间,她都会大喊,滚出去!”

9年前的C罗是足坛公认的花花公子

随后,马约尔加想要聘请一名律师,因为警方告诉她,如果马约尔加不说出C罗的名字,她就要支付去医院检查和后续治疗的费用。一位朋友向她推荐了一名叫做玛丽-史密斯的律师,这个人改变了故事的走向。马约尔加对史密斯律师的印象很好,称其友好而善良,但在她现在看来,这位律师缺乏经验,聘请她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聘请律师之后,马约尔加终于说出了C罗的名字,她还从网上找了照片打印出来:“我的律师并不知道他是谁,毕竟,一个足球明星在美国不出名是很正常的。一位年长的警官继续处理这件案件,在得知马约尔加和C罗有过亲吻的行为时,他说:哦,这可能对你不太有利了,你得找一个律师。我的父母也让我去找律师,其实我真的不想,我可能想要把这件事藏起来,我并不想要让事态如此发展!”

想要公道和正义

马约尔加一直恳求警官不要再反复逼问她本案的细节了,她说:“我需要一段时间休养,我的情绪也并不稳定,我答应警官,如果我准备好了,一定会站出来的。”

从那时候起,马约尔加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她不希望公开自己和C罗的名字,另一方面,她想要一个公道,而她的律师给出的提议是庭外和解。在美国,性侵案件进行庭外和解的情况是很常见的,受害方与加害者达成协议,就不需要通过法院的审判了。

在本案发生的内达华州,性侵是仅次于谋杀的重罪,最高可达终身监禁,但如果想要定罪的话,需要在合理的怀疑之外加以确定性的证据才可以。通常,受害方的证词也是非常关键的。最终很多受害方会对加害方提起民事诉讼,并要求一定的经济赔偿,所以在实际操作中,只可能会有一半性侵犯者被指控。

马约尔加渴望一个公道

但即便是民事诉讼,受害者可以以假名来进行审判,却也不能够保证绝对的个人隐私,还是会有被公众知晓的可能。出于这个原因,很多受害者都会接受庭外的调解,在调解中,会有一个中间人扮演调停的角色,直至谈到双方都满意的条件。这种程序对于双方来说当然都是有利的,尤其是对于受害者,她们可以得到赔偿,而且整个过程比审判要短,隐私性也可以得到更好的保护,强奸中的细节也不会被反复提及。

“我想要给他上一课!”马约尔加提到起诉C罗的动机时说:“他必须要面对我解决问题!我并不想要一笔巨额赔偿,我只是想要让他为我在医院的开销买单,他强奸了我!他要为我那些该死的医疗账单负责!”

C罗团队开展应对措施

2009年中,马约尔加的律师史密斯,通过一名英国的律师向C罗常年的法律顾问,葡萄牙人卡斯特罗发出了函件。但卡斯特罗却轻描淡写地表示,他并不知道这件事情。7月底,卡斯特罗召集团队应对此事,其中也包括了一名来自美国加州,有着丰富的为名人诉讼经验的律师,他们在一起商讨了最佳的处理路线。

很快,一份包含数百个问题的清单交给了C罗,C罗的表弟和姐夫,在这份文件中,C罗被称为“C先生”,而马约尔加被称为“X女士”。这份问卷有几个不同的版本,有一些问题具有一致性,但并没有统一的答案。在2009年12月的一个版本中,C罗表示这是一次两厢情愿的性行为,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马约尔加在性行为之后有不好的身体反应。

但一个更早的版本有关于C罗不利的情况,这是在2009年9月卡斯特罗和一名同事之间的邮件交流中所描述的情况,“X小姐”在整个过程中喊了好几次“NO!”,而“C先生”也坦诚:“我是从后面进入的,但是她不停地说,不要这么做。后来,我也道歉了……”不过“C先生”说,“X小姐”没有尖叫,也没有呼喊朋友。

近日,现身伦敦街头的C罗笑容依旧灿烂,显然没有受强奸案风波的影响

综合C罗和马约尔加的证词来看,双方矛盾点有很多,比如C罗说马约尔加同意用手帮他解决问题,而马约尔加予以了坚决的否认;C罗说他们在浴室进行前戏,并且描述了他们结识的经过:“这些女生想要进入我们的VIP区,我们同意了,并且一起喝了几杯。”C罗说,他并没有要她们的电话号码,但确实邀请她们去套房聚会,而C罗的同伴则表示,当其看到马约尔加从C罗的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安。

2009年12月,卡斯特罗向美国方面的律师施压:“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必须要向前推进,把这件事情解决掉。”与此同时,C罗还聘请了一位美国的私家侦探,他负责收集马约尔加的生活细节,收集了诸如停车罚单一类的信息,并且在马约尔加的家进行监视,以观察她的动向。

在一份报告中,这位侦探指出:“事发当天大约晚上8点,马约尔加开着她的汽车来到了米高梅大酒店,停在了自动车库里。走到酒店之后,她遇到了一个人,并且在电梯里拥抱了。”而在另一份报告中,这名侦探跟踪马约尔加到了一家餐厅,他看到马约尔加一个人喝了三杯红酒。侦探的跟踪行为,也被马约尔加发现,有一次,她和一名朋友吃饭发现了这位侦探,并且给他递了纸条:“你可以把这件事搞清楚吗?”

最终,C罗支付给了这位侦探数万美元,但他的团队对于调查结果并不太满意。另一方面,马约尔加的父亲拉里带她练习拳击:“我想让她学会怎么保护自己。”

C罗团队中的一名美国律师在邮件中透露,他们聘请了另外一名私家侦探,调查中发现马约尔加并没有如她所说的那般消沉,在此之后,她还去了夜店,并且和男人聚会。C罗的团队也曾经考虑过反诉马约尔加敲诈勒索,但这一提案很快被放弃了,因为马约尔加方面并没有提出任何其他的要求(除支付医院账单)。

2010年1月12日,双方在拉斯维加斯进行了会晤,一位经验丰富的中间人现场进行了调停,C罗的团队开着一辆豪华轿车到场,但他本人并没有来。

“我想让他自己来处理这件事!”

调节开始时,马约尔加和他的律师在一个房间里,而C罗的团队在另一个房间,女方的父母和兄弟在外面的走廊中。

“这一天我很紧张。”马约尔加说:“我想要让C罗出面,他要面对我,这才是我最想要的。”当时,调解人不停地在两个房间来回穿梭,告诉双方彼此的诉求,直至达成一致。

卡斯特罗在期间给C罗发送了短信:“调解人说,女方有过哭泣的行为,她应该是动摇了,现在还没有谈到钱,但是相信我,这个问题迟早会来。”

C罗言简意赅地回复:“好的!”

C罗曾回应说:强奸新闻是假新闻

第一次发送短信之后的47分钟,卡斯特罗给C罗发出了第二条短信:“95万美元。”这似乎是马约尔加要求赔偿的金额,而C罗则回复说:“这是多少?(欧元)”卡斯特罗回复说:“大约66万欧元吧,我是不会接受这个数字的,我们还在谈判。”

然后,罗纳尔多回复:“不能给这么多!”

卡斯特罗回复:“OK!”

马约尔加的父亲拉里说:“我当时真的太生气了,我也没有办法进去陪着她,她对我说,拉里,忍住,忍住!是的,她是个成年人了,这是她的生活,她也要做出自己的决定。”马约尔加的哥哥则说:“当天的情况真是令人作呕,C罗的房间里全是律师,他们还肆意地大笑,而在另一房间,我的妹妹在哭泣。”

不祥的预感

马约尔加的家人隐约感受到了一股对他们来说不祥的气息 “当调节人进到C罗律师的房间时,那种情况就好像是他在说,嘿,伙计们,我回来了!”

“某种程度上,我像是离魂了一样。”马约尔加说:“我的情绪很不稳定,太歇斯底里了,连话也说不清楚。我的律师建议我停止谈判,我甚至没有办法在和解书上签字。我想,我真的不能再接受这样的事了,否则我会崩溃。”

调解结束后,卡斯特罗给C罗再一次发了短信:“我们在12个小时候终于搞定了,大概要支付26万欧元,接下来交给律师工作就搞定了,我知道这是一大笔钱,但我认为这是你最好的解决方式 要知道做到这一点也并不容易。”

当年所谓的私了协议

随即,这一金额在和解协议书中得以呈现,大约37.5万美元 这只不过是C罗在皇马一周的收入而已。律师们很快将措辞准确地写入到了协议之中,并且调整了段落和一些说法。比如说,马约尔加不能在任何场合包括医院检查中提起C罗,并且要求之后不能再对C罗有所抱怨,他们甚至坚持马约尔加不可以在家人面前提起C罗。

C罗的律师试图消除任何日后对其造成不良影响的因素,他们甚至为马约尔加获得赔偿的缴税问题也做了打算,因为如果美国税务方面追究的话,这一起性侵事件也可能浮出水面。C罗的37.5万美元,是通过一家名为“托林”的离岸公司汇款完成的,它隶属于避税天堂维京群岛,这家公司一直负责处理C罗的赞助款项,换言之,C罗通过自己的赞助商为这一事件买单了……

最终的和解协议包含11个条款,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马约尔加不能向任何人谈及此事,并且放弃所有对C罗的指控,而且要求永久性地删除所有关于此次事件的电子邮件、书面材料以及其他材料。

马约尔加的信

尽管做出了许多让步,但有一条马约尔加非常坚持 那就是在和解条款中,马约尔加坚持要C罗读她写的一封信,让他感同身受地了解到自己的痛苦。

《明镜周刊》拿到了这封信的副本,一共有6页,很难读懂,但可以看出其中弥漫着的绝望和哀伤的信号。

“我尖叫着,不不不不不不!我请你不要这样做!”

“你从后面侵入我,你的脖子上还有一个白色的念珠。上帝会怎么想呢?上帝会怎么看你呢?”

“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希望你可以从这个可怕的错误中汲取教训!我想要公正,真的没有正义吗?”

除了马约尔加,几名律师也落款签署了和解协议,C罗使用了假名“Topher”,而一份带有保密性质的附带协议中表明,这个名字的所有人就是C罗,协议也是由其本人签署的。

这件事情给马约尔加带来了极大的痛苦,也给她的家庭带来了难以平复的创伤,他的哥哥说:“在此之前,我的妹妹就是一个小女孩,我们会去吃饭,看电影,去公园游玩,但是这件事发生后,她完全变了。”

在达成协议后不久,马约尔加接受相应的治疗:“我不能向治疗师提起这个名字,因为协议的存在,所以我必须小心说话。”

来自上帝的惩罚

马约尔加对《明镜周刊》说,她参加了几次针对强奸受害者的团队治疗,在采访中回忆起来她也充满泪水:“我只是听别人说话,不能诉说自己的经历,很多人对我不满意,她们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如果你不愿意分享的话!”

“我开始沉迷于因果报应。”马约尔加说:“我一直在网上留意他的新闻,我要看看上帝是否给他了惩罚!”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概有5年,而马约尔加曾经是一名小学老师,但她却认为自己必须要辞职,自杀的念头也不断涌现,只有当她旅行的时候,那种远离一切的感觉才会让她有所放松:“我去过意大利,他在那里好出名啊,孩子们都穿着他的衣服!”

9年过去了,C罗依旧风光无限,他还是球场上最闪亮的明星

这位痛苦的姑娘也承认,她也试图用酒精麻痹自己:“是的,为了能够忘记这件事,我每天都喝酒,对我来说喝酒能够让我感觉到自己正常。”而在社交账号上,马约尔加也努力让朋友们看出她没有丝毫异常。

“5年之后,我感觉自己好了一些,但这并不是说我可以谈恋爱了,只是说我确实变得更快乐了。”

很大程度上,这和马约尔加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有很大关系,她又开始在一家小学担任体育教师:“这确实有效地帮助我对抗抑郁和焦虑,和孩子们在一起我很开心!”但是她也补充说,并没有真正的快乐:“我经历了这样严重的事情,我能够真的快乐吗?我谴责他对我做的一切,我也恨自己为什么要签订这一份协议!”

C罗的降维打击

2017年春天,《明镜周刊》首次披露了C罗在2009年夏天的性侵事件,马约尔加说:“这件事确实发生了,但是没有人知道,我看了那些评论,非常难过,他们说,C罗还需要通过强奸来搞定一个女人吗?”

在去年这篇文章发布后,《明镜周刊》也想让C罗回应这些控诉,2017年4月10日他们给C罗的团队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但C罗在慕尼黑的法律顾问,克雷勒则表示:“我们断然拒绝你们在邮件中包含的所有指控,我们将会对任何不真实的主张采取行动,以及任何侵犯他隐私的行为。”这位律师还要求《明镜周刊》必须停止报道这件事。

C罗的律师做出回应4天之后,他在同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而后又在欧冠决赛同马德里竞技的比赛中再进3球,马约尔加的故事消失在了世界足坛对C罗顶礼膜拜的欢呼声中……

在《明镜周刊》另一篇报道此事的文章出版的同时,C罗上传了一段他6岁的儿子模仿他罚点球的视频,收获了1200万的点击率,这很正常,因为在Facebook上,他有超过1.21亿的粉丝。

出于对于C罗可能会追究自己接受《明镜周刊》访谈的担忧,马约尔加找到了另外一名律师,65岁的莱斯利-斯托瓦尔,和前任不一样的是,这位发色灰白梳着马尾辫的律师有着丰富的经验,在过去的30年里,他一直都是拉斯维加斯的资深律师,其在法庭上身着牛仔裤、牛仔帽的装扮在当地律政界也非常有名。斯托瓦尔在辩护方面经验丰富,他甚至在2001年为自己辩护,当时他递交了一份不正确的纳税表,被停牌两年:“我不会否认这些事的,因为发生过,就是发生过。”

对于普通人马约尔加来说,C罗的团队对于她的攻击无疑是一次降维打击

根据斯托瓦尔的说法,C罗强大的律师团队意识到了马约尔加的弱点,予以了针对性的应对:“他们制定的策略就是利用她不稳定的精神状态予以突破。”确实,在C罗律师团队之间的邮件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今年4月,斯托瓦尔安排了一名心理专家对马约尔加进行了诊断,结果发现其患有严重的创伤后遗症和临床抑郁症:“这就是C罗对其进行性侵,以及后续行为对她伤害的结果。”斯托瓦尔认为,那一份庭外和解应该是完全无效的:“这完全就是在粉饰C罗的性侵行为,是的,对于一个加害者来说,雇佣律师,或者私家侦探来调查,是他的权利,也是合法的。但是,这绝对不能建立在践踏正义之上!当你为一个罪犯辩护时,隐瞒他的罪行,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这就是这起案例中所呈现的,在我看来!”

到底谁才是那个匹诺曹?

斯托瓦尔例举了近年来发生的一些著名性侵事件,比如美国的韦恩斯坦事件。在这些案例说,通常加害方都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律师团队来为其善后:“他们会利用一些协议来压制被害人的起诉行为,这会怎样呢?他们显然会在日后进行类似的行为!”

现在从马约尔加方面,以C罗违反和解协议来作为切入点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自始至终,C罗都没有在两周的约定期限内,朗读马约尔加写给他的信,在2010年9月底,马约尔加的律师给C罗方面发出了提醒邮件,一个多小时后,卡斯特罗回复说:“我确信我已经把这封信读给他了。”

对于C罗来说,无论事态如何发展,这已经成为他人生中不可抹灭的一道污点

卡斯特罗也把这份邮件抄送给了C罗的另一名葡萄牙律师,而他的回复则非常讽 “匹诺曹”(一位童话故事中的经典形象,说谎鼻子就会变长)。而在随后的一份声明中,否认了对于C罗的全部指控,并且提到说C罗从未收到过马约尔加的信。

《明镜周刊》一直努力让C罗也能够面对面地接受采访,但C罗的团队态度一直非常强硬,在最近的一次回应中,C罗的律师称:“一切对于这件事情的报道都是非法的!”但是马约尔加方面似乎要重启这件案子了,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警方已经和马约尔加进行了几次谈话,并再一次询问了她当时的细节。

内华达州刑法包括以下法令 如果警方及时记录了性侵犯事件,那么它将永远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即使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9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上一篇:北京,莫里斯休战近两年又遭重伤 莫里斯首战反击北京戏码无奈泡汤
下一篇:返回列表

猜你喜欢


保罗,防守22+9+5断5三分!圣保罗首秀

保罗,防守22+9+5断5三分!圣保罗首秀

北京时间10月3日,NBA季前赛今天继续进行,休斯顿火箭队挑战孟菲斯灰熊,此役火箭控球后卫克里斯-保罗表现抢眼,全场出战26分钟,12投6中,其中三分球6投5

皇马,进球皇马连续3场0进球的尴尬与

皇马,进球皇马连续3场0进球的尴尬与

腾讯体育特约记者 西班牙《马卡报》麦克维就如大家所知的那样,皇马昨夜欧冠小组赛次回合在卢日尼基球场0比1意外不敌莫斯科中央陆军之后,已经连续第三场比赛一球未进。

广东,外援临阵折将杜锋压力更大了 还

广东,外援临阵折将杜锋压力更大了 还

杜锋回归压力陡增腾讯体育10月3日讯 球队大外援莫里斯在热身赛里的突遭横祸,也将直接给广东队主教练杜锋带来更多的压力。由于在近日和广厦队的热身赛里导致左手腕受伤

萨拉,进球沉睡的埃及法老 全队在等萨

萨拉,进球沉睡的埃及法老 全队在等萨

腾讯体育10月3日讯,由于在本赛季的开局阶段,萨拉赫在几场关键战中连续错失进球良机,这让他承受了一定的压力。不过利物浦上上下下还是共同力挺这名埃及球星:萨拉赫的

击出,出局MLB-季后赛外卡鏖战13局历

击出,出局MLB-季后赛外卡鏖战13局历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10月3日,2018赛季季后赛开始了第一场比赛,小熊在主场迎战洛基。本场比赛两队都派出了最强投手,誓要在一战定生死的外卡战中逃出生天。关键的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